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会展资讯 >会展旧址怎么办?城市更新用绣花功夫慢慢来
会展旧址怎么办?城市更新用绣花功夫慢慢来
更新时间:2018-11-26 10:39  作者:  点击次数:155

进博会成功举办,又一次证明了上海在举办国家级重要会议、活动方面的综合能力。如何处理大型会展留下的建、构筑物,需要发挥城市规划者的智慧。

八年,上海世博会周边5平方公里的世博区现在怎么样了?专家们为此发明了一个新词:“双遗产(工业遗产、世博遗产)”。如何整合世博资源,发挥好后续效应?原上海市世博科技促进中心副主任、同济大学上海世博会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姜富明说,我们要用绣花功夫慢慢来。

更新工程慢工细活制造华丽转身

历届世博会的历史证明,世博会的后续效应远远大于其筹办、举办期间的直接效应,把握世博后续效应对城市发展转型和社会经济、科技文化内涵的提升都具有重要意义。上海世博会开始时,专家们就在考虑后世博了。“后世博”时代如何放大世博会这个创意大秀场的光芒和效应?大家共同的认识是:不着急,想好了再干。

2012年101日,中国馆变身中华艺术宫,重新面向观众开放;“大烟囱”所在的南市发电厂在完成世博会之城市未来馆使命后,也在2012101日变身当代艺术博物馆;2014年世博轴商业中心全面开业,标志着“一轴四馆”五座永久建筑整体完成后续开发;2016年,包括28栋大楼的央企总部集聚区全面建成;2017年,9万余平方米的世博会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它是世界上唯一的全面展示历届世博会的世博专题博物馆。“后世博”这8年,慢工出精品,世博会会展旧址正发生令人欣喜的变化:这些地方正“变身”成为市民公共活动区、央企总部集聚区、上海文化艺术新地标,有的还在酝酿破蛹化蝶。

《上海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提出,上海世博地区今后将定位建设全球城市中央活动区,是上海建设全球城市中央活动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这一规划,原世博会后滩地区近两平方公里将建设成为市民共享的开放式大绿地——“世博文化公园”。已建成28公顷滨江湿地公园向市民开放,春赏油菜花、秋观芦荻花、下水捉鱼虾已经成为不少市民的赏心乐事。接下来的公园绿地设计,将综合考虑规划中的大歌剧院、世博会后保留的部分外国国家馆,结合原克虏伯工业遗存,新建一座高水平的温室花园。

基地重建文化创意引领有机更新

纵观世界上老工业基地的更新,一个普遍的做法就是以创意产业为引领,巴黎左岸、伦敦泰晤士河两岸、德国鲁尔地区、纽约苏荷(SOHO)等等,走的都是这条路。

上海世博会是历史上首次大规模改造和利用工业建筑遗产的世博会。工业建筑具有大跨空间特征,比较适合改造为展馆。作为展馆有效地保存了地区的历史脉络和集体记忆,既减少了建筑垃圾,符合绿色环保的发展理念,也为地区增添了独特的文化底蕴和风貌特色。

作为“双遗产”的发电厂再生是由同济大学的章明团队完成的。采用历史叙事的方式,将辉煌工业时代的遗存变成2010年上海世博会城市未来馆,继而蜕变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设计的历程见证了一个昔日能源输出的庞大机器如何转变为推动文化与艺术发展的强大引擎。团队采取的是有限干预原则,最大限度地让厂房的外部形态与内部空间的原有秩序和工业遗迹特征得以体现,同时又刻意保持了时空跨度上的明显痕迹,体现新旧共存的特有建筑特征;以空间的延展性释放建筑的开放性与日常性,让其以积极的姿态融于城市公共文化生活;以漫游的方式打开了以往展览建筑封闭路径的壁垒,开拓出充满变数的弥漫性的探索氛围。经过六年的打磨,现在它成了一个公平分享艺术感受的精神家园,更是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城市公共生活平台。即将于1110日开幕的双年展主题是“禹步——面向历史矛盾性的艺术”,可以想见又将是艺术圈的一桩盛事。

徐汇滨江“上海西岸”助力亚洲演艺之都建设

2007年,随着上海世博会紧锣密鼓地推进,徐汇区即委托同济大学张松课题组展开滨江工业建筑调查,张松等对包括飞机场等在内的工业建筑、厂区实地踏勘,筛选出54处保留建筑。针对这些建、构筑物制定“拆、留、改、迁”分类保护保留措施,土地收储精细化,原样保留码头4万平方米,保留历史建筑、构筑物33处,系缆桩近100个,铁轨2.5公里,枕木1200根,石材1800平方米,吊车4台,这些元素构筑起了西岸开放空间内宝贵的城市成长脉络,也让这儿成了最有故事、最有看头的“穿越取景点”。

龙腾大道现在已经成为江滩改造的成功范例。漫步在滨江宽阔的景观带上,老机库变成了余德耀博物馆,北票码头的煤炭传送带成为观景长廊,老码头上装卸塔吊那红红的长臂,朝霞中昔阳里成为摄影发烧友的最爱;南浦货运站,蒸汽火车等老物件都在,码头成了亲水平台。

经过多年的琢磨、比较,最后《徐汇区滨江地区发展规划》明确了西岸“与巴黎左岸、伦敦泰晤士河南岸遥相呼应,将成为国际高端创意文化艺术产业聚集区”。余德耀美术馆、龙美术馆、上海梦中心,还有飞机库变身而来的西岸艺术中心......龙腾大道已经成为艺术大道、文化大道。徐汇滨江“剧院群落带”让徐汇区高端艺术院团纷纷前来,目前,“上海梦中心”的业态组合已经明晰,即文化、演艺、娱乐和商业组成超大型综合体。

杨浦滨江工业遗存从“锈”到“秀”

黄浦江沿岸的杨浦老工业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称为“世界仅存的最大滨江工业带”,它见证了上海工业的百年发展历程,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老工业区更新,仅杨浦滨江南段,规划保护/保留的历史建筑总计 24 处,共 66 幢,总建筑面积达26.2 万平方米。除此之外还保存了一批极具特色的工业遗存,例如,中国最早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厂房(怡和纱厂废纺车间锯齿屋顶,1911年)、中国最早的钢结构多层厂房(江边电站1号锅炉间,1913年)、近代最高的钢结构厂房。这些遗存都是中国近代工业史留下的重要遗产。

工业遗产的“锈带”如何变身“绣带”进入新时代?姜富明介绍,在世博会等建设阶段,同济大学莫天伟教授在2004年就针对上钢三厂、江南造船厂等工业老厂房,向市政府提出保留工业历史文脉的建议,被政府采纳。由此在世博园区规划中保护了25平方米工业老厂房,这是世博会历史上破天荒的创举,也是人类旧城改造史上的一次创举。莫教授提出“要让工业老厂房从‘锈——绣——秀’生辉,让未来拥有记忆”。杨浦滨江作为中央活动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把封闭的生产型岸线转变为开放共享的生活岸线,努力打造成为百年工业文明展示基地、后工业科普教育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杨树浦一带滨江环境如何焕新?章明团队提出了“三带、九章、十八强音”的构想。“三带”是指5.5公里连续不间断的工业遗存博览带,漫步道、慢跑道和骑行道“三道”交织活力带,以原生植物和原有地貌为特征的原生景观体验带。“九章”就是对于整个杨浦南段滨江的区段划分,团队在场地遗存的特色厂区基础上进行了不同空间处理、情绪体验、功能倾向的规划设计,从而形成各具特色的九个章节。在充分调研场地工业遗存的基础上,他们提炼出“十八强音”的工业遗存改造新亮点,诸如船坞秀场、钢雕公园、等失重煤仓,设计这些景观,目的是要体现节点设计的趣味性、开放性和互动性。

现在,从丹东路、安浦路口的转角进入杨浦滨江段的栈道,你首先看到的就是曾经的全国第一——上海鱼市场,旧时的黑白影像印刻于规整的透水混凝土步道之上,形成一套独特的鱼市相册。

姜富明说,世博会的经验表明,城市的发展不是推翻重建,而应当像底片叠加,色彩越来越丰富。每一届世博会,无论规模大小,都使人类文明迈上一个新台阶,而综合类世博会,对一个城市的发展将会影响几十年。上海世博后的老城、老建筑更新还在进行中,还是要想好了再做,用绣花的功夫慢慢来。


上一篇: 众多“黑科技”亮相这个国家级展览会!
下一篇: 会议会展活动运营管理之3D全息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