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会展微讯 >社团脱钩进行时 展会增量可期
社团脱钩进行时 展会增量可期
更新时间:2016-07-05 15:53  作者:  点击次数:1053

 

622日,民政部网站发布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联合工作组关于公布2016年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名单(第二批)的通知》,公布了2016年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名单(第二批),共144家全国性的行业社团与行政机关脱钩。

292家全国性协会商会已脱钩

20151124日,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联合工作组(简称“联合工作组”)下发《关于公布2015年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名的通知》,148家全国性社团与行政机关脱钩,其中有我们熟悉的中国商业联合会、中国交通运输协会、中国百货业协会、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等知名社团。

这个“联合工作组”大有来头。20157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根据这一《方案》,国家发改委、民政部会同中央组织部、中央编办、国资委等部委成立联合工作组,负责组织实施该方案,推进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工作。联合工作组由国务院领导同志牵头,各地建立相应领导机制和工作组,制定本地区脱钩方案,负责推进本地区脱钩工作。

昨天脱钩的144家行业协会商会中,有大名鼎鼎的中国房地产协会、中国农业展览协会、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家具协会、中国衡器协会、中国乐器协会等。这些全国性的社团主办的展览和会议大多影响力较大、档次高,有的展览规模甚至是亚洲第一。

至此,两批共292家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

社团脱钩潮即将来袭

“脱钩”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全国性的社团,一个是地方社团。

根据中办、国办的《方案》,2015年下半年开始第一批试点,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通过试点完善相应的体制机制后全面推开。各试点单位要在20166月底前完成第一批试点,由联合工作组对试点成效进行评估并认真总结经验,完善配套政策。

由此可以预期,明年将有一大波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

按照《方案》,地方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工作由各省(区、市)工作组负责。各省(区、市)同步开展本地区脱钩试点工作,首先选择几个省一级协会开展试点,试点方案报经民政部核准、联合工作组批复后实施。各地要在2016年底前完成第一批试点和评估。可以预见,各省(区、市)马上就会公布当地的行业商会协会的脱钩名单,然后再往下推到地级市。

脱钩后的展会项目增量可期

脱钩后,因为展会传承的问题,尤其是那些历史悠久、具有知名度、品牌和规模的展览、会议,不会因为与行政机关脱钩而产生意外,绝大多数会议和展览将继续由原来的协会商会主办。

同时,社团脱钩也为其主办展览和会议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想象空间。比如,就数量而言,有的社团会议、培训数量可能增加,而有的社团可能会缩减质量不高的会议项目;就展览和会议规模而言,社团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就流动性(选择目的地城市)和具体的举办地点而言,同样增加了更多可能性;就规格而言,邀请部委领导参加的展览开幕剪彩和大会开幕式,将来极可能从简,甚至取消领导巡馆、领导主旨发言等环节;就花费而言,根据不同展会情况,既有可能消减预算,也有可能增加花费;而对供应商的选择,同样存在变数,如此种种。

对于那些有实力的全国性社团来说,他们将迎来更多的机遇,可能自己独立主办展览、会议,或者自己发起、创立新的展览和会议,而不再像以前那样挂名、发红头文、收取一定的费用。展览和会议的数量、频次、规模、会期、人均消费的增加,都意味着会展活动的增量。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相应地各地博览局/会展办、会议中心/会展中心/会议型酒店、展览承办/会议承办(PCODMC)等服务商也各自将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需要对新的改变作出应对。

在中办、国办的《方案》中,还有一条重要的规定,那就是自2018年起,取消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的财政直接拨款,在此之前,保留原有财政拨款经费渠道不变。为鼓励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加快与行政机关脱钩,过渡期内根据脱钩年份,财政直接拨款额度逐年递减。地方性行业协会商会的财政拨款过渡期和过渡办法,由各地自行确定,但过渡期不得超过2017年底。一部分社团失去了财政拨款,自然会转向市场化,比如会议中附带展览展示以增加收入,向地方博览局、会展办积极寻求奖励补贴,地方博览局就有了动力吸引、招徕展会。

社团主办的展览和会议的质量将得到提高吗?这是必然的,但需要时间。独立后的社团需要自己觅食、向会员提供高质量的服务,社团需要真正重视自身的运营和治理,由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行业协会商会将会努力提高办会、办展的技巧和质量。因此,社团脱钩后,我们可期的不仅是展览会议的增量,更是市场化背景下,展览会议质量的整体提升。


上一篇: 北辰实业:布局电竞 探索会展上游
下一篇: 漫谈会议活动之中的“峰终理论”